《因法之名》:承担起展示中国法治建设进程和进步的重大使命

发布日期:2019-08-09 16:44   来源:未知   阅读:

  电视剧《因法之名》自觉承担起了展示中国法治建设进程和进步的一个重大使命,这样鲜明承担这个主题的剧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空白。反映纠正冤假错案的剧有,但是旗帜鲜明作为主题、浓墨重彩的来展示,对这些问题毫不回避用艺术手法表现,这个剧的力度应该还是空前的,或者比较大的。从这个法治进步意义的角度来看,这个戏对中国法治建设是做出了自己的贡献,那么随之而来的是他带来的深度。2019年白小姐波王,这个戏已经摆脱了一般的侦破剧、破案剧、情感剧简单套路和单一的层面,是从中国法治建设基本理念有罪推定和疑罪从无转变上做了充分结合,非常难得。我想首先得益于编剧的勇气,政治勇气。

  第一,公检法自身存在历史上的问题,要通过艺术作品展示出来,这还是很不容易的。可以说步步都是坎,所以审查关难过我非常理解,因为讲的是一个体制、是一个国家机器,和别的不一样。不是简单的纠正一起冤假错案,而是这个冤假错案是你的符号、你的代表,你要传达的远不止案件纠正问题。所以赵冬苓选择这样的题材来写应当说很有政治勇气,手法很有政治智慧,处理得很好。

  第二,这个剧杰出之处在于虽然是一个纠错的戏,但是它非常积极、非常正面的表现了我们公检法司这些国家机器。也就是说你看完以后没有感觉到它在给我们公检法司抹黑,或者没有感觉到公检法这支队伍暗透了,体制机制荡然无存,毫无可取。依然给人很积极、很正面,得到的都是正面形象,这个很难得。因为往往我们容易走到非黑即白的单线思维上,错了就彻底完了,对了一片光明。这个戏没有简单处理这个问题,对国家机器塑造一点没有减。

  最能展示我们纠错的那场戏就是道歉,那是最符号化、表面化的,这个戏看了以后你对公检法司看低了吗?对公检法战线的人看低了吗?没有。相反,看了以后还是挺感动的。这些大老爷们儿能认错本身就很让人感动,而且说话分寸特别得体,展现了赵冬苓高超的驾驭和把握能力。

  第三这是很有深度的一个戏,讲了两条非常重要的线,一个是讲司法进步,一个是挖掘人的内心世界,或者讲人性的东西,这都是非常不得了的,这都是非常重大的命题。不是单纯写一个破案、不是单纯抓凶手,赵冬苓自己也讲重心不在这里,不是单纯抓谁是凶手谁是坏人。要把握好这个很不容易,实际上这个戏说起来,看起来很新鲜,命题很古老,古老讲的还是归根到底是情与法,归根到底是这个问题。包括过去“有罪推定”,实际上还是从情出发的,当时为什么搞“有罪推定”呢?也是说出来很有道理,为什么不能“有罪推定”呢?明明大家都认为他是凶手,明明作案是很合乎逻辑的,这种情况下没有证据把他放了,不等于放了坏人,惹了众怒了,被害人家属怎么能够接受呢?你想一想,还是又回到情和法的纠结上去了。这是一个世界共同的命题,所以我觉得这个戏得把握一个基本的问题,情和法,面对冲突的时候怎么办?特别是这个戏的结构又把事件、人物设定放在高度集中的一个小环境里,就发生在这几个人身上,这几个人关系极其密切,很大程度上感觉这些人像一家人一样,关系极其密切,几乎都是无缝的衔接,这样把矛盾和冲突推到极端。所以戏剧张力很强很好看。

  另外,不是单独写司法,同时深刻揭示了人的内心世界,这个内心世界又不是一般的世界,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很多极端的人,塑造了很多极端的人,许子蒙为首很极端、偏执性人格的人;像葛晴这样剑走偏锋的,她爱许子蒙完全是无端的,没有理由的,目的在于塑造冤假错案给人心灵上的伤害和激情反应,这个深度在于这里。不是单纯感觉到把案子破了就大快人心了,既揭示了一项法律上的重大命题又触到了揭示人性、揭示内心的重大命题。

  第四,这个戏构思巧妙,把一个案子跨两代人写,这个应该说在过去司法题材不太多。多数是就案子说案子,两代人领域空间、通天报彩图2019,视野反差大大加大了,两代人不同司法环境,两代人不同社会环境,两代人不同思维方式,两代人不同教育背景等等,不停提到老一代转业军人、战友关系,可是这些关系,张口闭口都是我所受的法治教育是什么?截然不同,把截然不同的人放到一起结构非常巧妙。再一个把案件和个人情感紧密的交织在一起,一体化同步推进,这必然好看。情和法完全搅在一起,越乱越好看。

Power by DedeCms